张建设保险网

太平洋人寿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广阔天地,农业保险如何大有作为

广阔天地,农业保险如何大有作为

2019-09-22 11:07:15 分类:保险知识    

  

  图虫创意 图

  一些地区农民的保险意识不足、农业保险覆盖率不足、违规行为严重、行政权力支配市场资源配置、地方竞争在一定程度上异化为对权力的寻租、经营方式与产品亟待创新等,也是农业保险所面临的一些问题。

  “按照扩面增品提标的要求,完善农业保险政策……推进稻谷、小麦、玉米完全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试点……扩大农业大灾保险试点和‘保险+期货’试点……探索对地方优势特色农产品(000061)保险实施以奖代补试点……”

  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央国务院关于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做好“三农”工作的若干意见》发布,对农业保险提出了新的要求。

  “这一政策的提出,不但将粮油作物保险由基础保障提高至全成本,甚至收益保障水平,而且为地方特色农产品纳入补贴渠道指明了以奖代补的发展方向。势必为农业保险的大发展和提质增效带来政策红利。”作为一家专业性全国性农业保险公司,安华农业保险公司(下称“安华农保”)方面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道。

  面对“扩面增品提标”的目标,保险业该如何抓住机遇,又面对着怎样的挑战?

  农保装在“绿箱”里

  2019年一号文件中提到,调整改进“黄箱”政策,扩大“绿箱”政策适用范围,这将极大推进农业保险的发展。

  “绿箱”政策是用来描述在乌拉圭回合农业协议下不需要作出减让承诺的国内支持政策的术语。这些政策包括科研、技术推广、食品安全储备、自然灾害救济、环境保护和结构调整计划等,对贸易只产生极小的影响。

  而“黄箱”政策则意味着直接的补贴,主要包括:价格补贴,营销贷款,面积补贴,牲畜数量补贴,种子、肥料、灌溉等投入补贴,部分有补贴的贷款项目,将对生产和贸易产生扭曲作用。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承诺,农产品“黄箱”补贴不得超过产值的8.5%,据有关测算,中国已经逼近这条“黄线”。《国际金融报》记者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朱俊生口中得知,近年来,中国对农业的补贴支持快速增长,价格支持和挂钩补贴逐步成为主要政策工具,对市场的干预和扭曲作用日益明显。

  按照世贸组织规则,农业保险属于“绿箱”政策,此次一号文件为农业保险补贴扩大了资金空间。至于具体会带来什么样的利好,安华农保相关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阐述了以下几点:

  一是粮食直补、良种补贴等农业直接补贴政策整合具有了政策依据,组合用于农业保险农民自交保费、财政补贴保费和农村公益事业建设;二是涉及农民增收致富的经济作物、经济动物以及林果类有望纳入补贴目录,利用公共财政补贴杠杆撬动广大农民发展农业生产的积极性,农业保险将由“雪中送炭”的基础保障型逐步向多领域、全覆盖的“锦上添花”型迈进;三是行业翘首以待的、由各级财政注资建立的巨灾风险基金成为可能。

  千亿市场好看不好吃

  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期,“三农”工作更加清晰、更加具体,并且文件多次提及农业保险的发展,前景广阔。农业保险作为“三农”发展的“稳定器”和“安全阀”,已经成为强农惠农政策的重要工具。

  保监会数据显示,自2007年到2017年的10年间,我国农业保险保费收入,从51.8亿元增长到572.65亿元,增长了11倍;农业保险提供风险保障额度从1126亿元增长到3.46万亿元,增长达30倍。

  麦肯锡发布的2018年中国保险业白皮书专门分析了中国农业保险市场布局,其中提到,中国农业保险市场潜力5年内有望超过千亿元人民币。

  但整个中国幅员辽阔,有些地区甚至“三里不同风,十里不同雨”,千亿计的巨大土地却比风波不定的海洋还要捉摸不透,大灾风险分散机制的设立迫在眉睫。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一些地区农业仍需靠地看天吃饭,农业保险也看“天时地利人和”,旱、涝或是一场台风就会让利润成为负数。

  安华农保相关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农业巨灾可能引发的行业风险应引起高度关注。农业保险具有“高成本、高风险、高赔付”的特点,经营风险巨大,一旦遭遇巨灾势必影响公司的经营能力。目前,各保险主体主要依靠购买再保险分散大灾风险,存在着再保险费用高、路径单一、再保险购买能力有限等问题。一旦发生巨灾,对公司乃至对整个行业都是致命的打击。

  值得欣喜的是,近期,中国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等五部委联合印发的《关于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将组建中国农业再保险公司,风险分散机制正不断完善。

  技术、产品齐头并进

  目前补贴政策遵循“中央保大宗,地方保特色”原则,本次一号文件提出,对地方优势特色农产品保险实施以奖代补试点。

  “现在比较突出的问题是,地方农户有保障特色农业的需求,地方政府有积极性,但财力支持有限。实施以奖代补试点,给予了地方特色农业更多的支持,但如何撬动这一市场仍需落实。”朱俊生说道。

  此外,一些地区农民的保险意识不足、农业保险覆盖率不足、违规行为严重、行政权力支配市场资源配置、地方竞争在一定程度上异化为对权力的寻租、经营方式与产品亟待创新等,也是农业保险所面临的一些问题。

  安华农保相关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面对“扩面增品提标”的目标,需要进一步加强农业保险新产品研发推广力度,比如培育开发地方特色险种,积极协调地方政府采取以奖代补的方式逐步纳入地方财政补贴险种;积极推进完全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推行“政策性主险+商业性附加险”的组合保险;扩大“保险+期货”开办险种和辐射范围;研发推广“快反”型产品,围绕局部发生、风险可控、反响较大的突发灾害,积极主动研发类似于非洲猪瘟扑杀补充保险的快速反应型保险产品。

  此外,科学技术的进步也是落实发展要求的重要一环。安华农保方面认为农险公司可以引进、吸收、应用一批精准型农业保险新技术,如建立农业保险数据库、开发智能查勘定损技术、扩展区块链应用领域、推广应用卫星遥感技术;延伸新服务,如积极发挥保险增信功能、开展畜禽疫情监测服务、发挥农网团队的贴身服务效能。

相关资讯